首页 打蜡服务 招标专栏 MyCart 抱枕 版权声明

山东省德州市呢必化妆品有限公司 - www.gczegc.com.cn

单向大多只有两到三个车道

2020-07-16 11:21

在做好城区“扩容”的同时,云浮也在推进现有中心城区的“提质”。一位云城区干部对记者说,云浮计划用三年将牧羊路等地的317家石材工厂搬出市区。为此,云城区正在城区以东的安塘街建设一个占地近2000亩的石材转移基地。基地负责人告诉记者,引导石材企业从“马路经济”走向园区经济、集聚发展,将是云浮石材转型升级的关键一步。

城市功能的不完善,已经让云浮出现了资源外流。到肇庆买房居住或者购物休闲,成为不少云浮人的选择。大量中小学生外出念书,更在当地形成一道让人尴尬的景观。

要从群山环抱的地理劣势中突围而出,交通无疑是最为关键的因素之一。今年云浮已确定启动西江新城10多项交通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包括高速公路、新城与各组团连接的交通快线、新城市政道路、客运站及货运中心等。随着南广高铁、汕湛高速(云浮段)的建设,加上河杨公路、新城快线、西江黄金水道,西江新城将形成“井字形”的交通骨架,这也是西江新城今后发展的最大优势所在。

行政中心搬迁到新城区后,云浮现有的中心城区也会迎来新的发展机会,可以选择一条从市政到居住到商务到商业的发展之路,由开发“工业地产”相应转向开发“文化商住地产”,建设云浮最重要的商务区、文化教育区。至于西江新城区,我认为应该充分发挥生态优良的优势,可以定位为中华养生城,偏重于发展高新技术产业,即发展以养生产业为代表的战略性新兴产业。但对养生产业的理解应该是广泛的,即从有利于养生保健和健康的角度对所有产业进行改造形成的一种新业态都是养生产业。

当地不少官员则告诉记者,由于历史原因,云浮城区的城市规划始终是在以前云浮县的基础上修修补补,石材工厂一度无序发展,占据了大量土地,导致现代服务设施无法安置。

云浮市规划展示馆内,有一块硕大的中心城区沙盘,“一边是大金山,一边是南山,云浮现在的中心城区——云城区就夹在中间。”讲解员一边说,一边用手中的红点笔在沙盘上勾勒出两座大山的轮廓。除了这两片山地外,云浮城区内还耸立着九星岩山、文笔山、天柱山、屏风山、狮子山等数座丘陵,形成了云浮一道独特的城市景观。在过去,云浮常常以城市内有这样的“巨型盆景”而感到自豪。但如今,越来越多的云浮人开始认识到,四面环山的地势,决定了云浮现有城区是一个难以“长大”的城市。

牧羊路的石材厂完成搬迁后,这条1公里长的道路将被建成石艺文化一条街,成为展示、销售石材工艺品和弘扬石文化的新平台。通过“退二进三”、“腾笼换鸟”,在城区着力发展以生产性服务业为重点的城市型第三产业,从而带动石材产业的转型升级,在云城已经有成功的案例。在云城区一座建筑面积8万平方米的国际性石材博览中心拔地而起。云浮石材行业协会会长李木南告诉记者,“接下来还要加快完善医院和学校建设,推进家乐福、沃尔玛等城市商贸综合体,贯通城区‘断头路’,让市民生活更方便、更舒适。”

从云城区东北角的光明大酒店出发,驱车沿河杨公路前行大约20多分钟,穿过山岭与农田,一片初具规模的工业区出现在眼前,这里便是佛山(云浮)产业转移工业园。在园区管委会办公楼的西侧,一条狭窄的小河缓缓流过,向北汇入西江。这条名叫“大涌河”的小河,数年之后将成为云浮新城区的中轴线,这座以西江命名的新城,正在成为云浮突破群山包围、实现扩容提质的新舞台。

初夏雨后,站在空旷的云浮人民广场向四周眺望,一座座云雾缭绕的青山映入眼帘,让人猜想这座城市的名称,也许就来源于此。群山环抱的地势,为云浮积淀下石材产业的百年传统,也给当地设置了空间扩展的天然屏障。

去年年底,一座名为“东方时代广场”的商业楼宇在云浮城区东北角建成,它将成为云浮少有的大型商业综合体,集购物、休闲、娱乐、康体、餐饮、文化、酒店等于一体。

除了堵车,停水停电也曾是云浮市民经常抱怨的话题。给水不给力,排水也不给力,每当大暴雨袭来,城区多个地段就会出现“水浸街”。来自云浮供电部门的数据显示,从2009年到2012年,城区用电负荷增加了20多万千瓦,供电部门不得不多次实行错峰用电。

“刚开办工业园,很多企业都抱怨配套不足,招工人也不愿来。”云浮市长助理、佛山(云浮)产业转移工业园管委会主任列海坚说,“我们意识到,必须走园城融合,产城互动的路子。”目前佛山(云浮)产业转移园区内的机械制造、电子信息、新材料和医药产业已成业态。西江新城的加快建设,也可以为工业园的产业发展提供配套服务,更好地推进产业发展。

按照设想,西江新城的面积将达到80平方公里,是云浮老城区的4倍,未来十年预计承接人口30万,是云浮老城区的1.5倍。广东华立城市学院已经在这里设立校区,今年九月招生。碧桂园、远大等多个发展商已进驻新城。

然而东方时代广场所处的牧羊路,距离云浮市政府直线距离仅仅两三公里。但行驶在这条路上,记者完全感受不到城市中心区的感觉。这里高峰期曾经聚集了300多家石材加工厂,目前这些工厂正在搬迁,但由于以往常有大型运石车碾过,牧羊路很长一段距离内都只有一半车道可堪使用,另一半则满是大坑和碎石子。

尽快规划市行政中心北迁都杨,是促进西江新城开发最强有力、最具有综合效力的举措。深圳的行政中心就有过四次迁移,每迁一次迅速开发一片新区,整个城市不断外延。实践证明,政府具备火车头功能,行政中心迁移的强大的综合拉动力量非其他因素可以比拟。尤其是市政府在新城区的率先立足,除了能吸引基础建设、社会投资、地产开发、新兴产业的倾斜,形成新的增长极,带动区域更快发展之外,还能有效促进城乡统筹,重整城市空间布局和区域经济发展格局。

九三学社云浮市支社主委、经济学副教授朱正国认为,在现代经济社会体系中,区域的核心竞争力在城市或城市群,云浮目前推进的扩容提质,最主要的增强区域中心城市的功能和综合实力,从而提升云浮全域竞争力。因为,欠发达地区经济要素容易流失,只有通过增强城市综合功能,借助中心城市较强的“反磁力”作用,才有利于更多地吸住、留住各种经济要素,促进这些要素在区域内聚集整合形成一种自我积累的循环放大效应,摆脱“贫困的恶性循环”,实现经济的加速发展。

空间扩展举步维艰,但城区人口的增长却从未停歇,这让云浮城区原本就有限的基础设施,更加捉襟见肘。

作为广东最年轻的地级市,设立于1994年的云浮市也是全省中心城区面积最小的地级市之一,开车半个小时大概就能绕城一圈。近年来,多位省委主要领导在云浮调研时都曾强调,“云浮的当务之急是做大做优中心城市”、“云浮现有城区没有新的发展空间,必须扩容提质”。不突破周边群山的屏蔽,云浮的发展势必难以为继。

“现在中心城区的建设用地大概只剩下2000多亩,我们做规划时常感到无地可用。”云浮市城市规划设计院院长邓春霞对记者说,云浮城区面积不足20平方公里,无论是产业布局还是公共基础设施的配套,都面临土地瓶颈。“这几年我们曾经做过多次新学校、新医院的规划,结果都是很难找到几块较大的地。”与此同时,城区内的土地、商铺价格也在不断飙升。

“城区内道路太窄,还有不少是断头路,确实不方便。”云城区委书记江壮宏坦言。而记者采访时也发现,河滨路、星岩路、城中路等主干道,单向大多只有两到三个车道。